廉租房里的梦想
2013-05-13 16:07:08 来源:
【字体: 打印本页 分享

 

    记者 牟黎黎

    5月6日,记者来到位于东城的财苑路廉租房小区,两栋黄色楼房虽被岁月洗刷得不再亮丽,但每户人家阳台上一株株植物却在春雨的滋润下显得格外茂盛。在这两栋楼房里居住着的是利川市首批享受廉租房的89户城镇低收入家庭,最早的住户已在此度过了六个春秋。在这六年里,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变化?在全民都在谈论“中国梦”的时代,他们的梦想是什么?

 

“居有定所,自食其力。”

   

    A栋1单元202的住户陈行骄一家是2007年搬进廉租房的,因老伴身体不好,无法出去工作,两个女儿还在读书,全家四口人全靠陈行骄一人在外打零工支撑,没有固定工作没有住房,生活的重担使当时才四十几岁的陈行骄过早地生出白发。

   

    “那时一年才得6000块钱,又要租房子,又要缴细娃的学费生活费,平时生活开支处处要用钱,日子难过哦!我那时候怎么也没想到,原来那种苦日子也有到头的时候。2007年我们得到消息说像我们这种情况的家庭可以申请廉租房,我们就抱着试一下的态度申请了一套,后来摇号我们被摇中了,那时候突然觉得这个日子有奔头哒!””50岁的陈行骄向记者说道。

   

    搬进了新居,陈行骄一家人的生活开始有了转变。老陈有泥瓦手艺,房管所了解这一情况后,凡是需要泥瓦匠的活路,就找他来做,慢慢地这个家庭的年收入从6000元/年逐步涨到10000元/年。在这个廉租房里,老陈的两个女儿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相继出嫁。去年,老陈还用积蓄为老伴买了一份养老保险。

   

    “我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,只是希望我们能够在在这个房子里稳定下来,不再过以前那种到处租房子的生活,然后靠手艺自食其力,和老伴安享晚年。”坐在廉租房内,陈行骄说出了自己的梦想。

 

“治好病,减轻孩子和国家的负担!”

   

    住在B栋1单元201房间的熊津平是一名先天性小儿麻痹症患者,家里就他和女儿两人相依为命,靠每个月200多元的低保维持生活。记者到熊津平家采访时,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药味。听见有人进屋,熊津平才仰起头来,“消瘦、黑”是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

    “怎么这么大一股药味啊?”与记者随行的房管所工作人员道出了记者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

    “去年小儿麻痹症又发炎了,臀部左边全都溃烂了,以前还可以杵着拐杖下楼,现在完全走不了了,只有叫别人帮忙把药买回来自己在屋里换药。”

   

    当得知记者是来采访自己时,熊津平讲起了自己的经历。因为小儿麻痹症没有任何劳动能力,自己和女儿只能靠低保生活。搬进廉租房后,每年只需交600块钱的房租费,让这本不宽裕的家庭轻松了许多,加上今年来国家的救济力度的加大,熊津平两父女的生活比以前好了许多。现在女儿上了大专,眼看苦日子快到头了,谁知不幸再次袭来。本来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一直都是靠熊津平近70岁的父亲负担着的,但去年老人因动脉血栓高位截肢了,无法再负担女儿的开销,女儿只得在外半工半读维持着学业。

   

    “我这个病去年开始恶化,但父母现在也很困难,我实在是张不开嘴了,细娃在外头读书只得靠自己,一想起这些心里头不是滋味啊。不过,房管所从今年开始把我的房租费免了,又有几家媒体来联系我,想帮着呼吁一下好心人帮助我。”“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病治好,减轻孩子和国家的负担。”

 

“孩子大学毕业找个稳定的工作,我心里就踏实了!”

   

    住在B栋4单元602的刘文化与熊津平一样,也是一名先天性小儿麻痹症患者,回忆起往事,刘文化几度哽咽。因病落下残疾的刘文化没读过书,12岁就跟着师傅学修车,为了生计修过锅炉、跳过砂浆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样么子活路都做过,样么子苦都吃过。”

   

    搬进廉租房之前,刘文化一家三口住在租房里,靠每月500元的低保生活,房租从最初的1500元/年涨到后来的3000元/年,这笔钱成为刘文化家最大的一笔开销。2007年,刘文化成为众多城镇低收入家庭中的幸运者,抽中了一套廉租房。“全靠国家政策好啊,不然我们一家还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。”

   

    去年,刘文化的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华中科技大学环境与城市管理专业,助学贷款解决了孩子学费的难题,在亲戚的帮助下,孩子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有了着落。“我们这种条件的家庭,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啊,儿子很懂事,性格也很好,一点都不让我和他妈妈操心。”一说起儿子,刘文化满脸的骄傲。“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孩子大学顺利毕业,找个稳定的工作,到那时我的心才能真正踏实!”

 

“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孩子在里面健康成长!”

   

    B单元4单元401房间的住户是一个大家庭,家里除了陈大友老两口以外,小儿子一家三口及大儿子家的一对双胞胎也居住在这个仅50个平方的廉租房内,一大家子的开销全靠小儿子在外摆夜市支持。

   

    去年6月,陈大友的小儿子成家立业了,随后小孙子出生了,这接二连三的喜事,让陈大友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幸福,虽然身体不好,老伴也是个老病号,但两个老人靠着每个月近200元的低保,也能给孩子减轻不少负担。但与老人住在一起的小儿媳妇周艳菊却似乎并不满足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

    周艳菊是一个90后的年轻人,以前在外务工,一年也能挣点钱,自从结婚生子后,她便辞职在家带孩子,老公在外摆摊挣钱。“老年人可能对现在这种生活已经很满足了,那是因为他们以前吃了很多苦。但是我们现在还这么年轻,不可能就跟着老人住在廉租房里过一辈子,我们的希望就是多挣点钱,能够买一套房子,让孩子在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家里健康成长。”与记者交谈时,周艳菊还略显羞涩,但说起梦想,这个才21岁的姑娘眼睛里却充满了坚定。

   

    记者从市住建局了解到,利川自实施保障性住房以来,已有521户城镇低收入家庭搬进了廉租房,今年6月初将有1020户家庭可搬进新修好的廉租房内;同时,还有72套廉租房已完成主体工程,8月份接受验收,另有200套廉租房将于6月正式开工建设。

 

    记者手记:

   

    采访结束时,春雨浸润下的利川城正好夜幕降临、华灯初上,财苑路廉租房小区里家家户户的厨房陆续传出做饭的声音。在这里生活着89户城镇低收入家庭,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,或悲或喜或平淡,其中大多数都是因为家庭成员属于“老弱病残”最终致贫,他们都是生活中的不幸者,但是相对于更多贫困家庭来说,他们又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至少实现了“居有定所”的愿望。

   

   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不少住户谈起自己的住房都很满意,喜上眉梢。居有其所,是普通百姓最简单的愿望,但由于各种原因,不少人连这一愿望都无法实现。幸运的是,保障房的建设,让这个弱势群体有机会拥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。只是目前,在资源紧缺的客观条件局限下,“供不应求”、“粥少僧多”成为了保障性住房这项工作中最大的困难。不过,我们要坚信,纵然有种种的困难,但只要一步步实现好保障性住房的整体建设目标,“有瓦遮头”将不再是期望。




  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中国利川网”或“中国利川网讯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 网同意不得随意转载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其他媒体下载使用或接受推送使用本网此类稿件的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利川网 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