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应市场的力量——苏马荡新型城镇化启示录
2014-03-03 15:22:30 来源:
【字体: 打印本页 分享

快速崛起的苏马荡

 

记者 牟联文

 

    早春二月,春寒料峭。2月22日,第四届中国县域经济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,国内多位顶级专家、数十家企业负责人以及全国100名县(市区)主要领导齐聚人民大会堂,探讨新型城镇化发展,共同推进县域经济发展。谋道苏马荡作为新型城镇化的典型代表,利川市应邀出席本次论坛。

 

    近几年,凭借独特的生态和气候,苏马荡美誉不胫而走,慕名前来的购房置业者蜂拥而至。去年夏季,到当地休闲避暑的游客达20万人次,外来常驻人口突破3万人。月半湾、东方云顶、夏都、翰林云海、翠湖岭、皇家一号、半山丽景,一个个楼盘快速崛起,一栋栋造型新颖、色彩绚丽的楼宇,掩映在深山丛林之中。在利川市委、市政府的强力规划和规范引导下,建设者们不舍昼夜,仅仅两年时间,一座崭新的森林城市已雏形初现。

 

苏马荡的往事

 

    在土家语中,“苏马荡”意为“老虎喝水的地方”,它原本只是谋道镇药材村的一个小地名。和美丽的地名相比,村民昔日的生活却大相径庭。

 

    过去,村民全靠种植药材供国家收购为生。上世纪80年代,市场经济断了这唯一的生路,失去了国家收购,药材找不到市场,幽居山林深处的苏马荡也完全看不到发展农业和工业的有利天赋。“老子出门管儿子借裤子穿”,照苏马荡景区创立人杨正龙的话说,“走投无路”。

 

    谋道农民作家覃太祥曾这样回忆往事:“药材场作为一个行政村后,为了生存下来,青壮年都只好出外谋生,有5户举家迁到钟祥、京山,有14户迁到了城里和镇上,有四个女人因贫困离家出走……”

 

    为了生存,当地年轻人一拨一拨下山进城务工,四处寻找出路。到2003年,苏马荡所在的药材村仅432人,年人均收入不足2千元。

 

    苏马荡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是杨正龙,这位从药材村走出去的土家汉子,原是利川财政系统的一名干部。 正当家乡人人都外出挣钱养家之时,他却从周边地区快速发展中嗅到了商机。2013年8月,杨正龙投入巨资承包下药材村数千亩山林成立“景区”。他的这种“大逆不道”曾被村民们称为“神经病”,同时也遭到其家人的强烈反对。

 

    “我相信自己的眼光。苏马荡处在湖北省内少见的高海拔地带,重庆、武汉两大火炉城市离这里都不远,有发展避暑旅游的市场空间。对苏马荡来说,这是唯一的路了。”杨正龙说。他花了近一年时间说服自己的家人。

 

    从2004年起,杨正龙分期筹资百余万元,先后修建了森林公园、景区道路和农家乐等基础设施。2008年至2010年,杨正龙连续成功举办三届杜鹃文化节,让苏马荡声名鹊起,重庆、万州等地游客闻风而至,苏马荡一时成为夏日避暑的最佳去处。

 

解放思想探新路

  

    一批精明的万州商人在42度的酷热与苏马荡24度的凉爽对比中发现了其巨大的商业价值。从2009年起,部分地产商在苏马荡砸下重金,修建楼盘。当地老百姓也纷纷拿出宅基地,修房造屋,出租出售给外地游客。一时间,投资旅游地产在苏马荡及周边乡村热极一时。

 

    巨大的市场需求为苏马荡寻找到一条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,穷怕了的药材村及周边村民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,要求发展的呼声不断高涨。利川市谋道镇党委书记王智至今仍记忆犹新,正当不同利益诉求让他彻夜难眠之时,刚刚履新的利川市新一届市委、政府让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

    2011年11月,利川市第七次党代会报告提出: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,坚决破除因循守旧、求稳怕乱、条条框框等影响发展的落后观念,牢固树立敢想敢做、敢为人先、追求卓越的有利于加快发展的先进理念。这不仅为科学开发苏马荡奠定了思想基础,也为王智“壮了胆”。

 

    面对苏马荡现状,利川市委、市政府及时叫停了无序开发。市场需要发展,如何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,保护好群众的切身利益?如何因地制宜、顺势而为?这成为摆在该市主要领导面前的一道难题。该市组成工作专班,深入谋道开展调查研究。结果表明,苏马荡旅游开发符合市场规律和当地发展实际。

 

    “当我们历尽辛劳外出招商之时,一个个客商却不请自来,要好好珍惜。”2012年初夏,利川市委书记郑开国主持常委会,研究、部署科学引导苏马荡旅游地产投资热。同年6月26日,郑开国带队到谋道,以环境保护为第一要义,将开发提升至市级战略。并明确在保护中开发,在开发中保护,建设省级旅游度假区的发展目标。

 

    此后,利川市市长张涛多次带领发改、国土、住建、规划等相关市直部门到苏马荡现场办公,破解建设中存在的难题。利川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福先受书记、市长委托,担纲苏马荡旅游度假区建设指挥长,他在多个场合大声疾呼:“打造苏马荡旅游度假区,是民间力量推动我们作出的决定,是顺应开发的需要,是政府对市场的客观反映和对群众首创精神的尊重。”

 

规范引领科学发展

 

    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副司长向东认为,新型城镇化建设要以人为本,放开市场无形的手,管好政府有形的手,科学规划,文化传承,积极探索、创新管理机制,以业兴城,将产业化、城镇化有机结合起来。政府要做好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服务。

 

    面对苏马荡火爆的人气和群众建设的热情,利川市审时度势,逐步规范开发,提出苏马荡“全域旅游”的发展目标,并将药材村及周边8个村15平方公里纳入苏马荡旅游度假区开发范畴。

 

    投入重金编制规划。斥资500多万元,完成苏马荡科学发展规划,为建设和管理提供了直接依据,有效遏制了无序开发的局面。该市力争通过3至5年的努力,把苏马荡建设成为武陵山区休闲养生、旅游度假、会议接待中心,建成可容纳10万人的重庆万州“后花园”。

 

    加快建设完善基础。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,全力推进集镇、景区基础设施建设,不断提升建设水平和接待能力。目前,全长4.4公里的迎宾大道已建成并投入使用,日供水1.2万立方米的自来水厂已进入建设攻坚期,今年5月可正式供水,集镇中心停车场和农贸市场建设正如火如荼,预计今年“五一”前后交付使用。与此同时,污水、垃圾处理设施有望年内启动建设,110KV变电站计划今年4月开工。此外,苏马荡环行路已经完成前期工作,此举将进一步拓展集镇骨架,彻底解决苏马荡交通拥堵问题。

 

    深入探索发展路径。以苏马荡为中心10余公里范围内, 顶级旅游资源云集。南面是我国南方最大的高山草场和华中“第一风电场”,西面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鱼木寨,北面是有冲击世界文化遗产实力的船头寨,咫尺之间有世界闻名的“天下第一杉”,苏马荡本身还具备峡谷、杜鹃、云海以及高山梯田等奇观。随着当地生态文化旅游产业链快速推进,以苏马荡为核心的旅游地产,生态、休闲旅游产业链将快速汇集。

 

    去年10月,苏马荡城镇化建设模式引起中央媒体的注意,央视财经频道记者曾深入谋道苏马荡进行采访拍摄。今年1月9日和2月15日,央视在财经频道《新城记》栏目对苏马荡作了重点推介,从而把苏马荡推向全国。

 

生活红似杜鹃花

 

    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,如今的苏马荡已今非昔比。早在2012年,药材村村民实际人均收入就已突破1万元,是10年前的5倍多。去年,苏马荡成功创建省级旅游示范区,当地村民收入也再创新高。

 

    为了生活,覃太祥曾放弃写作外出打工多年。看到家乡开始发展了,2009年冬天,他回到村里参加景区管理,并拿出自家的宅基地建房。在谋道镇党委政府支持下,覃太祥又重新拿起笔宣传家乡。去年,他结合苏马荡变迁,出版了散文集。一年各种收入加起来,有上10万元。“一点也不比在外打工差!”马年春节刚过,他又忙着出版以谋道水杉为主题的作品。此外,他在苏马荡新建的房屋已进入装修期,在利川城区投资60余万元的酒吧,也将于近期开业。

 

    村民李方辉开起辉二农庄,经营地道农家土菜,深受游客青睐,去年收入突破60万元。今年,他计划进一步完善农家乐基础设施,提升接待能力。村民成军过去在外打过工,开过摩的。2009年,他流转土地挣了钱,马上买了车跑运输,给工地运建材。短短两年,不仅买了私家车,还在利川城购置了新房,一家人过起了城市人生活。去年,他又与朋友合作成立了物业公司,专为苏马荡小区服务,做起了名符其实的老板。

 

    药材村党支部书记马光建告诉记者,全村6个村120余户村民中,现从事农家乐的有15户,开超市的19户,从事建材运输的24户,还有从事养殖、建材加工以及挖机铲车等的有近10户。其余的村民则就近打工,日工资120元。去年,村里5个单身多年的村民全部喜结连理。

 

    利川地处武陵山区腹地,全市平均海拔1212米,生态优良,气候宜人,文化底蕴厚重,有发展生态文化旅游的先天优势。去年初,该市通过关于加快城镇建设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决议,为全市新型城镇化建设奠定了基础。

 

    “中国的城镇化不可能是千篇一律,肯定是多样化的,尤其是山区、民族地区,城镇化怎么走?应该说苏马荡为我们探索城镇化的路径,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模式。”利川市委书记郑开国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