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丨《我是范雨素》之社会问题讨论
2017-04-28 17:06:25 来源:
【字体: 打印本页 分享

图片来源于网格

 

□ 赵德树

 

    我是谁不重要,《我是范雨素》反映的问题很重要。她一石激起千层浪,一夜成了网红,一个育婴娘一时成了农民文学家,《我是范雨素》和“我爸是李刚”、“我不是潘金莲”一样吸引网民关注,但它朴实,不是哗众取宠,尤其是她朴实表达中折射和直击的社会问题更令人揪心和关切。

 

    文章揭示了城乡的二元结构问题、家庭问题、教育问题、医疗问题、理想问题、农村与城市社会显象问题,戳人心痛。

 

    城乡差别是中国发展之痛,中国社会之痛。能上胡润榜的城市富豪、千万富翁的京郊农民与进京农民工、农民工子女生活是天上与人间的差别。

 

   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。中国式家庭、特别是农村家庭正在经受断裂式传承,家庭问题已然成了社会问题。范雨素与她母亲为核心的两代人的家庭生活在中国具有典型意义。女人“支撑”家庭,男人“飘逸”式生活德性在许多家庭如此。范女士的父亲“就是一棵大树的影子”,看得见,不管用。她的丈夫更是“家暴”之徒,嗜酒之徒,全然没有责任感,“醉倒了俄罗斯街头”。范雨素母亲既是“政治强者”,又是包容一切地爱着家庭子女,她本人既在为“理想的火苗”抗争,又在努力“护崽”。多少家庭不是女汉子支撑?女人用一半身躯撑了家庭一片天,还有另一半撑起家外一片天。

 

    从一个家庭看农村问题。有上学难,范雨素“读书”后14岁当起了民办教师,幸好她读书,特别是小说读得不少,农民工子女进城后成为“双料黑”,子弟学校教师“是人都要”等等。有求医难,范家大姐姐、小姐姐的遭遇就是例证。有少年出走或失学,范雨素12岁“赤脚走天涯”,她大女儿14岁“做苦工”,还好幸运成了白领,而同龄人却成了世界工厂的“螺丝钉”、“提线木偶”。有留守儿童问题,尽管“抛弃孩子的女人都是捧着滴血的心在活”,但“无妈村”已成现象。有赌博问题,小哥哥从官员到赌徒失落。有婚姻乱伦问题,“野鸳鸯最易一拍两散”。有人情冷漠问题,“农村穷苦人家,糊口尚属不易,亲情当然淡泊”。有“社交恐惧症”、“抑郁症”等心理健康问题。

 

    农村还有更突出问题。一是征地拆迁问题,“队长60岁被打断四根肋骨”,“母亲81岁胳膊被拽脱臼”。二是移民问题,移民被“找茬欺负”。三是城市流浪者也是农村人的社会问题,北京街头“身体有残疾的流浪者”、“精神有问题的病患者”、“在垃圾桶里拾废品的流浪老奶奶”。

 

    梦想遭遇现实的挫折也是农村人的痛点。丰富的理想遭遇骨感的现实最为残酷。大哥哥梦想难成,搔首问天,文学家梦想被“锄头、镢头、铁锨”打碎。问题官员小哥哥式的人物现实生活中也不鲜见。就是范雨素燃起了“理想的火苗”,一夜之间“火”了,恐怕也是不易。

 

    范雨素在北京“皮村”尚能写作,在襄阳农村可能拿笔的手白天也得用锄头、镢头、铁锨去捣如大哥一样的文学梦了。

 

    这些问题,范雨素给不出答案,望关注《我是范雨素》的人们给出更多解决方案。

 

    附:人民日报评《我是范雨素》走红 我是范雨素全文赏析    http://news.chinaxiaokang.com/shehuipindao/shehui/20170426/191765.html

 




  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中国利川网”或“中国利川网讯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 网同意不得随意转载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其他媒体下载使用或接受推送使用本网此类稿件的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利川网 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